(来源IHS Markit)

  IHS Markit市场分析公司的一份最新报告指出,油气勘探支出的削减正在限制深水优质资产的并购(M&A)。

深水资产数量的匮乏给寻求资产收购以确保开发资金或降低投资组合风险的勘探开发者制造了阻碍。

IHS Markit资深主要能源并购分析师、财务总监,《IHS Markit并购专题报道—海上动态新趋势》作者Cindy Giglio表示:“油价的低迷大大降低了运营商的勘探支出,尤其是成本昂贵的深水项目。这意味着深水发现的减少,以及可供并购的世界级资产的减少。因此,目前可供并购的优质深水资产正在溢价。”

IHS Markit介绍,自2006年初以来,海上可采上游油气资源的发现主要集中在四个地区:非洲中东、巴西、欧洲和美国。

该报告指出,虽然2006年-2017年期间海上油气发展占全球总发现量的69%,但海上板块仅占全球上游并购交易额的16%,约3000亿美元。

在此期间,海上上游交易额在深水和浅水区域之间大致为五五开,而浅水交易量是深水交易的三倍。但是,过去五年来,浅水的交易量一直在稳步下滑。

自2006年初以来,深水交易的平均规模是浅水交易的两倍多,深水交易额每笔在7.75亿美元,对比浅水交易额3.25亿美元。尽管深水交易数量在全球交易总量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少,深水交易笔数在全球上游交易总量中的比例是稳定的。

Giglio表示:“深水并购一般涉及由深水油气的重大发现推动的未开发资产,交易活动主要是船东出售资产,以锁定回报并分摊或降低开发成本。浅水并购通常涉及到生产资产,并且浅水资产的收购方目的往往是对其上游资产组合进行风险降低,并产生风险较低的现金流。”

在过去十年中,独立的公共勘探开采公司一直是海上油气资产最为积极的参与者。他们主要的海上重心集中在浅水区,而且,总的来说,他们是净卖家。而国家石油公司(NOC),无论是政府全权所有还是部分所有(尤其是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和挪威国油),他们一直是都是海上资产的净买方,尤其是深水项目。

Giglio说:“主要的综合性公司(BP、雪佛龙、埃尼、埃克森美孚、壳牌、雷普索尔和道达尔)在海外并购市场中的交易额远远低于国家石油公司。从净额看来,这些国际石油公司一直在剥离深水和浅水资产。而较小的综合性公司一直在剥离深水资产、购买浅水资产。浅水并购面临着越来越少的单一经营公司,以及来自陆上非常规资源的竞争。近五年来,浅水地区的交易量有所下滑,但来自新兴买家的关注正在触发某些地区的交易反弹。”

近年来,欧洲(主要是北海)地区的海外上游并购受买家变化的推动出现了回暖。 传统的买家类近期转变为净卖家,而新出现的买家类型正在对海上资产进行收购。 大部分的欧洲并购交易集中在浅水区。当前全球浅水油气资产交易的40%集中在欧洲,约57亿美元。

近几周来,欧洲一些深水资产已经准备出售。IHS Markit估计目前在欧洲的深水机会为36亿美元,占全球深水资产市场的20%。

Giglio表示:“美国墨西哥湾的海上并购已经停滞不前。这说明业界对陆上非常规资源更感兴趣; 在Macondo井喷溢油事故后,该地区监管措施更加严格; 油气价格低迷,将潜在的并购参与者拒之门外。”

根据IHS Markit的统计数据,在阿拉斯加,商品价格的疲软和财政税收的不确定性已经拖累了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开发,从而进一步影响上游并购。然而,墨西哥湾深水资产总值为32亿美元,占全球深水资产市场的17%。

巴西海上并购的潜力取决于巴西政府和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财务状况。海上并购对双方仍是紧急募资的备选方案之一。最近几周,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正在出售其约20亿美元市值的巴西浅水资产。这使巴西市场上的浅水机会达到54亿美元,占全球浅水资产市场的40%。

非洲及中东地区最近的大型极大地提高了该地区未来几年内海上并购发生的可能性。据报道,非洲占全球深水资产市场的26%,为47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