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中的Golar Hilli号FLNG

本文带您回顾全球范围计划中和执行中的FLNG项目。

2017年西非地区是FLNG项目的热点,当前开发的项目中有3个位于该地区。

Golar喀麦隆天然气项目将使用“Hilli Espiseyo”号FLNG船(吉宝船厂承建的第一艘FLNG改装船),采用Black & Veatch液化技术,将对Sanaga气田的剩余气藏进行开采,该气田为喀麦隆上第一个开发的气田,通过一个海上生产模块进行2口产气井的开采,并将天然气输送至基尔比的陆上天然气处理厂。佩伦科(Perenco)与喀麦隆国家石油公司于2015年签订合约,开发Sanaga的剩余储量,其中液化石油气面向国内市场,LNG将通过FLNG出口。该项目计划于2018年投产。

该地区的下一个项目是Ophir能源位于赤道几内亚的Fortuna FLNG开发项目。去年早些时候,Ophir能源公司将Fortuna(西非第一个深水FLNG项目)的上游建造合同授予OneSubsea和Subsea 7的合资的Subsea Integration Alliance,包括海底脐带、立管和输油管(SURF)以及海底生产系统的设计、采购、施工、安装和试运行总包(EPCIC)工作。

项目完成后,将通过1790米处水深的4口生产井(3口位于Fortuna气田、另一个位于下层的Viscata气田)达到4.4亿立方英尺/天的天然气产能。第一批天然气计划于2020年产出。最终投资决定(FID)将于2017年底作出。Fortuna气田坐落在尼日尔三角洲东南部Bioko岛以西约140公里的R区块。

斯伦贝谢和Golar LNG的合资公司OneLNG正在勘探位于Bioko岛的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海上O区块和I区块的FLNG开发潜力。2017年五月份,OneLNG表示,除该项目外,该公司(最初是为Ophir的Fortuna项目成立)也在进行另外3-4个项目,每个项目都涉及一艘或多艘FLNG船。

BP及其合作伙伴Kosmos正在评估横跨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的greater Tortue开发项目的FLNG开发潜力。根据国家天然气联盟发布的《世界LNG报告》,目前正考虑FLNG改装方案,计划于2021年投产。

10月份,KBR获得了BP的前期工程设计(FEED)和项目支持服务合同。合同包括海底设计、浮式生产储卸油(FPSO)预处理设施、岸上枢纽/终端以及Tortue项目FLNG设备接口的FEED工作和项目支持。

东非地区

在东非海域的大型天然气发现导致了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的FLNG开发计划。埃尼于2017年做出了莫桑比克海上4号区块的Coral FLNG项目的最终投资决定(FID),预计于2022年投产。

Coral FLNG项目的FLNG设施将停泊于2000米水深处,设计LNG产量为340万吨/年(总计5万亿立方英尺),包括6个海底生产井。

2017年6月,TechnipFMC与JGC公司、三星重工组成TJS财团,获得了Coral FLNG设施的EPCIC总包合同,还包括立管和海底输油管道系统以及脐带和海底设备的安装。

8月份,贝克休斯通用能源公司获得了TJS合资公司的新FLNG设施电力和气体冷却处理旋转设备的合同。Modec集团旗下的SOFEC公司获得了该项目的转塔系泊系统的供应合同。

阿纳达科(Anadarko)石油公司还与莫桑比克政府达成了最终协议,为其在莫桑比克1号区块的LNG项目铺平了道路。阿纳达科说,该公司正在开发莫桑比克第一座陆上LNG工厂,该工厂由2座初始LNG生产线组成,总产能为1200万吨/年,为海上1号区块的Golfinho/Atum气田服务。

澳大利亚

考虑到经济、环境和社会的平衡,FLNG被认为是埃克森美孚Scarborough气田最合适的开发方案。Scarborough气田发现于1979年,位于Exmouth西北220公里的西澳大利亚海上水深900米处,是Carnarvon盆地最为偏远的天然气资源之一。

亚洲

同时,惠生海工正在与KBR在Kumul Petroleum位于东南亚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150 万吨/年的FLNG项目开展合作。KBR已经从Kumul Petroleum公司获得了巴布亚新几内亚海湾省基科里地区能源中心可行性研究服务的合同。与此同时,惠生与LNG运输和围护系统技术公司GTT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展包括LNG浮式储存再气化装置和FLNG在内的合作。

北美

 

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海上的Delfin LNG深水港项目朝着最终投资决策迈出了重要一步,计划于2018年作出。2017年夏天,该公司获得美国能源部的批准,可将LNG长期出口给那些没有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Delfin在2017年6月与Golar LNG签署了一项联合开发协议,将在美国Cameron Parish上项目上应用Golar的FLNG技术。根据协议,Golar将开发第三艘浮式液化船Mark II,基于“Hilli”和“Gandria”设计,用于非洲海上。Mark II产能将超过300万吨/年的液化能力。

Delfin液化天然气项目是一个成熟深水港,将设计用于支持多达4艘FLNG船,产量可达1300万吨/年。这是美国第1个正在开发的FLNG项目,Golar计划将于2021-22投产。

Delfin项目包含4个主要设施,包括2014年Delfin从加拿大管道公司Enbridge 采购的UTOS水下管道、1套新的陆上压缩系统将天然气通过UTOS管道从陆地输送至50英里以外的Delfin LNG深水港。该深水港为4艘FLNG船配备了4套系泊系统。

搁置项目

《世界LNG报告》报道,Petronas的两艘PFLNG项目于2017年早些时候被搁置。

位于哥伦比亚海上的Caribbean FLNG项目原本将是第一个投入运营的浮式项目。在经历延误后,该项目于2016年被取消。在加拿大,Douglas Channel FLNG项目的合作伙伴Altagas、Idemitsu、EDF Trading和Exmar在2016年初停止了项目的开发。

但是,产能较小的项目仍然广受关注。事实上,根据《世界LNG报告》,虽然1100万吨/年的Browse FLNG在2016年被搁置,但其澳大利亚合作伙伴正在研究更小规模的资源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