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加纳海域发现储量超亿桶的Jubilee油田,引发了其后十年间在大西洋中部边缘地区的勘探钻井热潮,从西非大陆边缘的毛里塔尼亚到喀麦隆,从南美的圭亚那到巴西北部(图1)。众多企业被引诱进入该地区,但只有少数几家获利。这可以教会我们什么?首先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想重复成功,那么首先要了解成功所需的地质因素。Westwood的一份新报告中明确了几个关键的成功因素。

图1. 晚白垩世(80Ma)大西洋边缘显示勘探井和商业化资源集中在白垩世浊流前景区

从2007年到2018年初,先后有78家企业投入114亿美元,在大西洋边缘的13个盆地中钻探了128口勘探井,希望发现下一个Jubilee油田。

在盆地的第一次商业发现之前,勘探前沿阶段钻探61口井,有了4个商业化盆地发现,商业成功率(CSR)为7%,技术成功率(TSR)为39%。在Tano、MSGBC、塞尔希培-阿拉戈斯州和苏里南-圭亚那盆地共发现了65亿桶石油和41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参与这些前沿发现的9家公司获得了总储量的74%。然而,最前沿的勘探井钻探公司并没有获得最大回报(图2)。

图2:2007-2018年一季度大西洋中部白垩世浊流前景区各企业前沿钻探总数与发现净资源储量对比

在大西洋中部边缘白垩世前景区取得商业化成功的关键是尽早参与新开放区块,精挑细选,快速了解成功所需的关键地质要素,并将地质和地球物理分析相结合。

这对许多企业都是血与泪的教训,但油气业在该地区仍有大展拳脚的空间。Westwood估算,当前大西洋中部边缘的勘探井80%集中在斜坡区域(图3)。一个关键的经验是,斜坡区大部分商业资源均位于以平缓倾斜的正断层为主的地区,可以沉积更高质量的深水储层砂层,并创造出最佳的油气运移条件。在陡峭狭窄的斜坡区则成功率较低,因其深水砂层更窄、圈闭更小。

在边缘斜坡区,仍有大型资源有待发现。与此同时,行业关注的焦点还集中在超深水海盆底的前沿前景区,这些前景区已被证实潜力巨大,但迄今为止只钻探了少量勘探井。

图3.研究区域的勘探井在沉积系统中的分布情况。迄今为止海盆地仅钻探12口勘探井,其发现储量占总发现储量的一半以上,且成功率最高。

该文章节选自“Westwood在线Wildcat服务“上发布的一篇新研究报告《从Jubilee到Liza,取得商业发现成功的关键》。文中图片来自Westw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