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游最终投资决策(FID)大幅复苏,其获批项目数量比2016年增加超一倍。预计2018年也将出现类似情况,将有约30个大型项目获批最终投资决策。这一切都归功于业界对支出的持续谨慎。

通过减少井数、使用小型设施、更多地利用水下回接和现有基础设施,油气业不断致力于缩减项目规模,成功降低了成本和盈亏平衡价格,提高了油价,改善了企业财务状况。

上游完成成本压缩,一往无前

获批项目的规模明显减小。2017年,“大型”项目(商业储量超过5000万桶油当量)开发所需的平均资本支出仅为27亿美元,为十年来最低。过去十年中获批项目的平均资本支出为55亿美元,为2017年的二倍。

平均资本支出从55亿美元压缩至27亿美元

我们看到,项目规模有显著变小的趋势,成熟油气田和扩建项目越发受青睐,水下回接项目也越来越多。在目前资本受约束的环境中,成熟油气田开发项目与新建项目相比,成本和执行风险更低,并且投产速度快,因此较受欢迎。投资者和运营商都希望能够加快周期时间,获取更快的上游项目回报。

 “2018年,我们仍将看到运营商持续推进‘精简和精益’的运营方式。” 伍德麦肯锡分析师Jessica Brewer称。

我们预测,平均盈亏平衡成本将下降15%,至44美元/桶,其中最具竞争力的项目为挪威、英国和墨西哥地区的浅水项目。再加上挪威、伊朗和阿曼的大型扩建项目,天然气将成为舞台的焦点。

我们预计,2018年将有30个项目通过最终投资决策,其中6个已经于今年一季度获批,分别位于英国、挪威、以色列、荷兰、马来西亚和中国。值得注意的是,由中海油运营的的陵水开发项目是中国首个全资运营的深水天然气项目。

 “虽然运营商们找到了在商业逆境中成长的方式,但油气业的支出是否充足依旧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伍德麦肯锡亚太地区总监Angus Rodger说道。

我们不能一直依赖于小型项目,特别是在液化天然气领域,许多大型项目将冉冉升起。2019年,最终投资决策的情况可能再次发生变化,例如莫桑比克LNG项目、加拿大LNG项目以及卡塔尔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扩建计划等储量超数十亿桶油当量的开发项目都在焦急盼望最终投资决策。

油气能否将从低迷市所学到的精益化运营经验实施到大型目当中,又或者我将重回繁荣与萧条的成本循环中?

企业需要了解他们的竞争对手在做什么。谁也不想与其它公司同时上马新项目,引起成本爆发性上涨。2018年下半年能否有LNG项目获批,从而锁定低成本,规避激烈竞争,我们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