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最近,石油业分析师和高管们还都对全球上游石油投资的下滑叫苦不迭,许多人还预测到2020年初石油供应将出现短缺,到那时,市场低迷导致的大型项目投资急剧下降所带来的影响将会显现。

但是,能源咨询公司伍徳麦肯锡表示,近期油价的上涨以及开发成本和项目成本地下降引发了谨慎的乐观情绪和可控风险承受力地上升,预计今年全球石油投资将出现增长。

相当一部分的投资增长将出现在美国:随着页岩气价格地上涨,相关企业将2018年预算提高了15-20%,而全球常规石油项目也迎来了投资回暖,特别是在项目经济性可与美国致密油抗衡的顶级海域,伍德麦肯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师Simon Flowers如是说。

早在去年12月份,伍德麦肯锡就曾表示,预计2018年全球资本开支将小幅上涨至4000亿美元,其原因是油气业成本大幅降低,并在低油价环境中重新定位获取盈利。伍德麦肯锡上游研究总监Angus Rodger当时表示,受油价下跌影响,从2015年到2020年,企业支出将削减近1万亿美元。

国际能源署(IEA)上个月预测,2018年投资将缓幅上涨,而在2015年和2016年均下滑25%,2017年保持平稳。当前投资主要集中在美国页岩油,而大型常规项目尽管成功压缩了项目成本并提高了效率,但在2023年以前投资金额仍将处于较低水平,以避免全球产能过剩。

伍德麦肯锡预测,今年运营商的预算平均将提高5%,但各地区、项目和运营商之间的提升并不均衡,企业对此仍然持谨慎态度。尽管如此,2017年底获批的项目数量之多(尤其是与前两年相比),表明全球上游投资有较大程度的复苏。

去年获批的项目有32个,储量高达120亿桶油当量,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旗鼓相当。相比之下,2016年仅有14个项目获批,2015年仅有9个。

然而,去年每个项目的支出和储备均位于十年来最低水平:平均支出为27亿美元,平均储量为3.76亿桶油当量。目前,各公司纷纷采用分期开发和靠近并利用现有基础设施进行开发来克服低油价带来的成本障碍。

尽管项目小型化的趋势可能会让人产生疑问:油气业是否为未来投入了足够的资金。但去年的项目显示,与2016年相比,运营商瞄准的地区范围更广,过去焦点主要集中在陆上项目和大型天然气开发项目,此类型现金流动情况非常稳定,且对油价敏感度较低。伍德麦肯锡表示,2017年,油气公司将重返深水项目,并将提高石油项目在获批项目中的比重。

该咨询公司指出:“三年内,全球深水开发成本下降了一半,平均仅为8美元/桶,这是其中一个关键因素。”

深水项目回归的另一个原因是出现了世界级的海上发现,例如巴西的Libra油田和圭亚那的Liza油田,其分期开发方案的盈亏平衡价格为新项目中最低,并且有能力与美国页岩油竞争。

上述两个项目可能将于今年做出最终投资决策(FID),其盈亏平衡价格为44美元/桶,比2017年获批项目的平均盈亏平衡价格下降15%。伍德麦肯锡预计,盈亏平衡价格的降低将导致今年获批项目数再次超过30个,并且项目类型和资源种类各异。全球范围内,油气公司的预算差异巨大,但伍德麦肯锡预计今年会有更多的公司“在可控的范围内承担风险”。

巴西和圭亚那海域的丰富资源储量在质量和经济性上均处于顶级水平,很大程度上被认为能够与美国页岩油盈亏平衡价格相抗衡。但油气业压缩了所有领域的成本,甚至在欧洲海域,获批项目的数量也从2015-2016年的低点出现了反弹。

Rystad能源分析师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在海上开发项目的复苏暖流中,挪威一马当先。分析师指出,挪威是2017年最大的海上开发贡献者,项目总值为180亿美元,美国和莫桑比克紧随其后。

在英国海域,Rystad预计今年运营商将通过13个英国油气田的最终投资决策,而过去2年中只有4个。

英国石油天然气协会预计,到2018年,将有12到16个石油和天然气开发项目获得批准,超过过去3年的数量总和,并释放约70亿美元(50亿英镑)的投资。

在全球范围内,随着成本削减所带来的盈亏平衡价格显著降低,运营商乐观情绪也在增加,上游投资正在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