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表示,自2014年油价暴跌以来,石油巨头和国际石油公司(IOC)加速向回报率更高、复杂性更低、回报周期更短的资源和地区转移,而远离了形势更为严峻的地区,如东南亚。

伍德麦肯锡称,至今,在东南亚,从石油巨头和国际石油公司手中已经流失8亿桶油当量的产量。

然而,包括JXTG、三菱、POCO和Kufpec等在内的东亚和中东集团的利基集团,以及Medco Energi、Saka Energu、KrisEnergy、Sapura Energy和其他国内独立企业,在该地区的上游部门稳步增长。

伍德麦肯锡高级研究经理Ashima Taneja表示:“由于石油巨头和国际石油公司放弃了东南亚资产,国家石油公司(NOC)将不可避免地发挥更大作用,以防止其国内产量下降。”

 “为了释放东南亚地区仍然在上游领域保持开放的信号,必须积极与那些仍然将该地区视为核心的企业合作。”

自2013年以来,这些崛起中的新企业已经在东南亚获得了超6亿桶油当量的资源。值得关注的收购案包括印尼Medco Energi入伙South Natuna Sea B区块和North Sumatra A区块(总计2.63亿桶油当量),以及Sapura收购Newfield的马来西亚资产(2.2亿桶油当量)。

十年来,东亚和中东集团以及国内独立企业的产量上涨超一倍,从十年前的26万桶油当量/天增加到2018年的67.5万桶油当量/天,目前占该地区产量的12%,并将在未来十年继续稳步增长。

Taneja表示:“东亚和中东集团在寻求供应的多样性,这对东南亚是一个机会。”

 “至于国内独立企业,与本国国家石油公司、政府和国内供应链之间的强大网络是它们成功的一大因素。”

在具有区域经验的管理团队的带领下,国内独立企业为上游领域带来了多元化和创造性方式。这些企业将寻求与国家石油公司在适当规模的项目上展开合作,但面对运营技术难度较大的项目时,却无法充当石油巨头的角色。

2013-2017年亚洲勘探开采资源贸易量

东南亚正发展为成熟的油气产区。产量将在2010年达到峰值590万桶油当量/天,此后将保持稳定。目前产量的约68%来自中期寿命和成熟油田,由于缺乏筹备中的重大开发项目,到2025年,产量将下降15%。加上严峻的财政条款、严格的监管环境和差强人意的勘探结果,对于该地区的国家石油公司和以该地区为重心的企业来说,这将是一个艰难的爬坡过程。

Taneja表示:“即使最近油价出现了反弹,该地区在根本上仍存在挑战。在这种环境下,政府和监管机构必须反思自己在吸引寻求成长和多样化的投资者方面做得是否足够。如果没有,该地区将失去能够协助国家石油公司填补大片空白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