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ocean将收购Ocean Rig,前者实现增长,后者实现资产变现,一举双赢。

收购案详情

近日,Transocean宣布以27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交易收购Ocean Rig。

通过这笔交易,Ocean Rig为其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找到了解决方案,Transocean也以理想价格收购了1支超深水钻井船队和1座(甚至还可能2座)适用于恶劣环境的半潜式平台。 

Ocean Rig需要外力拯救

在饱受困扰的深水钻井平台船东中,Ocean Rig是一个很有趣的案例。去年3月,该公司申请破产,随后进行重组,成为低成本、实际资产价值和无杠杆的钻井承包商。

此后,Ocean Rig一直没有任何新建造项目。

在已交付的11座钻井平台中,只有3座在作业。超深水钻井船“Ocean Rig Skyros”是其唯一一座手握长期租约的资产,承租方为道达尔,部署于安哥拉,日费率为57.3万美元(这种费率水平近期可能将不复存在)。租约签订于数年前,2021年7月到期。

重组后,Ocean Rig获得的租约非常稀少。目前其7艘超深水钻井船处于闲置状态,没有未来租约。

其适用于恶劣环境的半潜式平台“Eirik Raude”号自2002年开始就在希腊冷停。该公司原计划筹集超1亿美元的资金对该平台进行升级,以避免其报废的命运,该计划于6月份宣告失败。

情况并不全然是坏的。Ocean Rig旗下“Poseidon”号钻井船收获了一些位于西非的短期新租约,还包括一份来自未披露的欧洲石油公司的意向书。

其“Leiv Eiriksson”号钻井平台也运营良好,挪威Lundin石油公司已经将该租约延期至2018年年底,并且有望继续延长。在此之后,该平台将与康菲石油签署一份为期三年的服务协议,自2019年开始,目前已经获得了为期90天的钻探计划,还将可能进一步延长。

除此之外,还有8座平台目前没有任何未来承诺,更不用说2座新建钻井船“Ocean Rig Santorini”号和“Ocean Rig Crete”号,分别计划于2019年和2020年交付。

Ocean Rig在运营方面并没有太大作为。在竞争更激烈、日费率低迷的市场上,Transocean、Ensco、Diamond和Rowan等更大型更成熟的船东更占优势。

换句话说,Ocean Rig在等待被外力作用拯救。

Ocean Rig的明智之选

在这笔交易中,获利的有Ocean Rig的创建人及最大股东希腊船王George Economou,在市场的涨跌中,他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Ocean Rig其他股东将获得一笔现金以及全球最大的浮式钻井平台公司的股份。 Transocean的全球业务网络和石油业务、全球影响力以及重启平台的经验使其能够将Ocean Rig的大部分闲置资产再次转变为具有竞争力的资产。

Transocean的合适抉择

在收购了挪威竞争对手Songa和在建的“Transocean Norge”(原名为West Rigel)号钻井平台后,Transocean一直在寻找下一个壮大旗下船队的机会。

Ocean Rig为Transocean带来了一座位于挪威的优质钻井平台,一艘手握以往高日费率长期租约的钻井船,以及一大批可用的钻井船。与此同时,Transocean在巩固超深水市场地位上取得了更大进展,并减少了一家潜在的价格战对手。而所有这一切都基于一个合理的价格。

考虑到Ocean Rig旗下11座已交付和2座在建的平台,27亿美元的价格合情合理。

Bassoe Analytics的海上钻井平台价值工具显示,Ocean Rig旗下钻井平台总价值(不含租金)为25-27亿美元(假设当前在三星重工建造的2艘钻井船价值为2.95-3.3亿美元)。再加上Ocean Rig的7.43亿美元手持订单当前估值为4.5亿美元,减去“Ocean Rig Crete”及其备品备件和设备成本的5亿美元资本承诺,我们获得的企业估值为24.5-27亿美元。而Transocean支付的价格为27亿美元。 

一些问题仍待解决

未来,Transocean是否将决定对“Eirik Raude”号进行升级和重启,并部署于北海,仍然有待观察。在一个需要新钻井平台的市场中,“Eirik Raude”能否是一个比新建造更廉价的替代方案?

第二个问题是:Transocean是否会拆解冷停中的钻井船?正如Transocean在公告中指出,他们将在此次交易结束后对旗下船队进行审查并重新排名。这可能导致更多竞争力较弱的钻井平台退役。按照Transocean向Ocean Rig支付的钻井平台均价以及明年钻井平台的升值预期,Transocean可以通过废弃其中一两座来减少供应过剩,并不会影响这笔交易的经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