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质勘探局两年前预测,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至少拥有410亿桶未开发的原油储量。在市场低迷期间,石油公司买下了该地区的许可证,静待油价环境的改善,以推进钻探计划。独立石油公司(如Tullow Oil和Kosmos Oil)正在和超级石油巨头(如BP)一起在非洲大陆积极扩张。现在,这些钻探方案正在加快脚步。

其中热点地区之一是乌干达。作为石油领域的新成员,这个内陆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对图洛石油、中海油和道达尔敞开了大门。乌干达政府计划在未来三到四年内投资150-200亿美元用于其石油工业,并建设一条通往坦桑尼亚海岸的管道和一座炼油厂,以开展该国的石油工业,尽管当前乌干达还未开始生产石油。

塞内加尔是另一个焦点。其SNE项目包括3个海上区块,估算储量高达15亿桶。澳大利亚勘探公司FAR是SNE项目的开发商之一,其合作伙伴包括康菲石油、Cairn Energy(运营商)和塞内加尔石油公司Petrosen。该项目预计于明年完成最终投资决定,一期产量估计将达到2.4亿桶。

塞内加尔还拥有巨大的天然气潜力。Tortue海上天然气发现一直延伸至毛里塔尼亚海域,该项目合作双方Kosmos和BP预计在2018年底作出项目最终投资决定,并于2021年投产。

非洲石油工业的另一道光位于东非的肯尼亚。2012年,图洛石油在肯尼亚发现了第一批油藏,今年6月,肯尼亚开始通过一项试点进行原油出口,按照计划,肯尼亚港口城市蒙巴萨将接收2000桶/天的原油,在储存足量后通过油轮运往海外。

图洛石油最近宣布正在纳米比亚近海钻探一口井。纳米比亚是另一个可能产出石油的非洲国家,并且在该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其Cormorant远景区可能蕴藏1.24亿桶原油。图洛石油与印度国家石油公司将合作开展该项目。

非洲也不乏超级石油巨头的身影。今年早些时候,壳牌收购了其在毛里塔尼亚的第一个勘探权。毛里塔尼亚是塞内加尔的邻国,其天然气潜力似乎更胜于石油,该国唯一的生产油田Chingetti目前正在退役。若毛里塔尼亚的天然气勘探结果达到预期,该国将获得业界的进一步关注。除壳牌外,BP、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图洛石油和马来西亚国油也已经涉足该国。

埃克森美孚近日也进入了纳米比亚。上个月,该公司购买了一个海上勘探许可区块的30%股份。虽然纳米比亚尚未发现石油,但有观点认为其海上盆地可能与巴西Campos和Santos盆地类似,因为在几十亿年前,巴西和纳米比亚是相连的一个整体。

贝克休斯的数据显示,目前非洲的海上钻井平台数量为2年来最高。Rystad预计今年在非洲海域将钻探30口勘探井,而2017年仅为该水平的一半。如果油价继续维持当前水平,勘探公司将为非洲带来可观的油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