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各国加快实施海上风电替代煤电计划。

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表示,亚洲在使用海上风电取代高排放、高成本的煤电产能上极具优势。这一趋势也将对航运产生影响。

IEEFA(澳洲)能源金融研究总监Tim Buckley和研究助理Kashish Shah近日发布一份分析,指出海上风电的上涨势头正在增强,并将在未来十年发展出200-300亿美元/年的全球市场规模。

他们表示:“技术的改进、创新融资和规模经济都能够为可再生能源领域带来典型效益。”

 “最近海上风机的技术发展非常引人注目。海上风机的风轮直径从80米跃升至超过164米,其产能翻了一番,从2012年的1000-2000千瓦增加到今天的4000-6000万千瓦,并且仍在上涨。像Ørsted和西门子这样的领军企业正打算在2024年之前将产能进一步提高至1-1.4万千瓦。

 “过去10年来,这些技术层面取得的进步以及横跨海事、汽车和造船等工业的跨行业学习使得成本大幅下降。今天,由于海上风电具有近乎无限的规模潜力、靠近沿海城市用电中心、利用率极高以及海底电网技术的进步,海上风电技术在成本上已接近其对应的陆地能源。”

他们指出,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海上风电市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将达到16%,到2030年,全球总装机量达到1.15亿千瓦,比2017年增长6倍。IEEFA分析师认为这一预期可能低估了亚洲经济体巨大的海上风电潜力。

他们指出:“IEEFA认为,未来十年内,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印度、日本、韩国和越南等亚洲国家将利用欧洲的领先优势。事实上,BNEF认为,到2022年,中国的装机量(2017年底为270万千瓦)将超越英国(目前的装机量为750万千瓦)。”

到2020年,中国的海上风电机装机量计划达到1000万千瓦。中国能否达到这一远大目标还有待观察,但过去两年,海上风机的安装速度有所加快。据全球风能协会表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海上风电装机量总计为278.8万千瓦。展望未来,伍德麦肯锡咨询公司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装机量将稳步攀升,届时达到3000万千瓦,为其主要经济中心(大部分位于沿海地区)提供清洁能源。

2018年8月,中国国有公用事业中国三峡集团获准在广东省沿海建设40万千瓦的阳江海上风电场。这将是该集团在广东建造的第3个海上风电场。

韩国也不甘落后,其目标是在2030年达到18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产能,其中400万千瓦已在筹备中。据报道,作为筹备工作的一部分,2018年6月可再生能源投资巨头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正在考虑与韩国开发商Gyeongbuk合作投资在浦项海上建设100万千瓦的风电项目。同样,台湾地区和日本也分别设定了550万千瓦和1000万千瓦的目标。

印度计划到2027年可再生能源产能达到2.75亿千瓦,这一远大目标使印度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印度计划在2022年实现5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装机量,并在2030年前进一步达到3000万千瓦。2018年4月,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表示希望在印度西海岸开发1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产能。这引起了34家企业的热烈回应,包括印度风电巨头Sterlite Power Grid、Inox Wind、Suzlon Energy和Mytrah Energy等。一些知名国外企业如Ørsted、Alfanar、Deep Water Structures 、Eon Climate&Renewable、Terraform Global、麦格理、壳牌和Senvion。

IEEFA表示,其他亚洲市场如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尚未制定海上风电规划目标,但随着其陆上风电装机量的逐步建立,海上开发可能会随之而来。

                     2030年亚洲海上风电潜力(来源:媒体报告、政府文件、IEEFA预估)

国家

百万千瓦

中国

30

印度

30

韩国

18

日本

10

台湾地区

5.5

印尼、菲律宾和越南

6.5

总计

100

 

他们指出,到2030年,亚洲经济体累积建设的海上风电装机量将达到1亿千瓦,海上风电商业化的成功也将推动该行业在亚洲的发展。

他们指出:“到2030年,如果这些亚洲国家能够实现1亿千瓦目标的70%,则每年可替代约300-350万吨煤电,占当前全球海运贸易的35-40%。”

 “各国政府须规划必要的电网连接设施,以跟上海上风电开发不断加快的步伐。海上风电是一种宝贵的新能源,有助于各国向更可靠、更廉价和更清洁的能源经济转型。”